夏日睡不了 处处蚊子咬

网络孔子学院 2016-7-07 2,705

夏天到了,又到了蚊子肆虐的时节,略举一些《全唐诗》中和蚊子有关的篇章。

韦应物曾留心观察过琥珀里的一只蚊子标本。

《咏琥珀》
曾为老茯神,
本是寒松液。
蚊蚋落其中,
千年犹可觌。

喜欢观察事物的诗人,还有殷尧藩。他闲着没事,观察过蜘蛛逮蚊子。

《奉送刘使君王屋山隐居》
鹰拳擒野雀,
蛛网猎飞蚊。

元稹也算一个。他专门写过三首诗咏“浮尘子”。浮尘子是一种非常小的虫,学名叶蝉。元稹发现,浮尘子可以在蚊子的睫毛上安巢。

《浮尘子》
乍可巢蚊睫,
胡为附蟒鳞。

权德舆也是个科学爱好者,他在一个清静的早晨,仔细观察过蚊子的翅膀,发现上边有一只醯鸡(蠛蠓)。

《小言》
醯鸡伺晨驾蚊翼,
毫端棘刺分畛域。

可见权德舆的诗虽然算不上一流,视力绝对是一流的。在唐诗中,视力能和权德舆相比的,恐怕只有莎地的一个道士。这是施肩吾记载的。

《赠莎地道士》
池边道士夸眼明,
夜取蟭螟摘蚊睫。

同样是方外之士,皎然的视力就不行了。

《七言小言联句》
蟭螟蚊睫察难知。

蚊子睫毛虽小,皮日休却认为雨神可以住在上边。

《吴中苦雨因书一百韵寄鲁望》
雨工避罪者,
必在蚊睫宿。

恐怕皮日休是喜欢蚊子的,因为冬天煎茶的声音,都能被他想象成蚊子。

《冬晓章上人院》
松扉欲启如鸣鹤,
石鼎初煎若聚蚊。

不过,许多诗人认为蚊子的声音并不小,甚至有雷声那么大。比如王起,在和白居易、刘禹锡联句的时候,就这样认为。

《秋霖即事联句三十韵》
蚊聚雷侵室,
鸥翻浪满川。

张祜也说,

《题平望驿》
雨气朝忙蚁,
雷声夜聚蚊。

张祜诗里的雷声是双关,有实实在在雷。而韩偓笔下,就是明明白白说蚊声如雷了,

《冬至夜作》
不道惨舒无定分,
却忧蚊响又成雷。

“蚊雷”典出《汉书》,是说许多蚊子聚到一起,声音如雷。不过,韩偓这句诗的重点不在蚊子声音大小,而在于他写的是冬天。冬至的时候,竟然都有蚊子。而且并不是在南方,而是在陕西凤翔府。——这也不奇怪,杜甫也有同样的经历。杜甫在通泉县的时候,天不算太冷,而且山中潮湿,依然有蚊虫活跃。

《通泉驿南去通泉县十五里山水作》
溪行衣自湿,
亭午气始散。
冬温蚊蚋在,
人远凫鸭乱。

张祜、杜甫住的地方冬天都有蚊子,但白居易住的地方夏天都没什么蚊子。

《首夏》
林静蚊未生,
池静蛙未鸣。
景长天气好,
竟日和且清。

当然,夏天有蚊子才是正常的。唐彦谦:

《六月十三日上陈微博士》
穷居无公忧,
私此长夏日。
蚊蝇如俗子,
正尔相妒嫉。

到了秋天,一般规律是,早秋还有蚊子,秋霁后就没有了。罗隐为此专门写了两首诗。

《早秋宿叶堕所居》
蝇蚊犹得志,
簟席若为安。

《秋霁后》
蝇蚊渐无况,
日晚自相亲。

不仅人被蚊子咬,马也被咬。李端怜悯被咬的瘦马,他看到城边一群牧马中,有一匹累得走不动了,产生了悲悯的情绪。

《瘦马行》
往时汉地相驰逐,
如雨如风过平陆。
岂意今朝驱不前,
蚊蚋满身泥上腹。

从地域上看,南方蚊子比北方凶猛。江南蚊子奇多无比。唐朝江南属于瘴疠之地。李白流放南方,杜甫曾写诗叹息过江南的瘴疠。范灯也说过江南蚊子之多:

《状江南》
江南季夏天,
身热汗如泉。
蚊蚋成雷泽,
袈裟作水田。

还有王建:

《荆门行》
南中三月蚊蚋生,
黄昏不闻人语声。

天下蚊子,厉害的在南方;南方蚊子,厉害的在四川。四川的蚊子二月就开始咬人了,而且还能咬成疮。白居易:

《蚊蟆》
巴徼炎毒早,二月蚊蟆生。
咂肤拂不去,绕耳薨薨声。
斯物颇微细,中人初甚轻。
如有肤受谮,久则疮痏成。

有次,白居易的朋友要去南方,走之前,白居易拉着他的手郑重地提醒他,我有一件事,不知当说不当说。啥事呢,就是南方条件不好,蚊子太多。

《送客南迁》
我说南中事,君应不愿听。
……

蚊蚋经冬活,鱼龙欲雨腥。

越多愁善感的人,越容易招蚊子。唐代诗人中被蚊子咬得最惨的是孟郊和元稹,恐怕这和体质有关。孟郊的体质容易招蚊子,而且大概是家里穷,没有蚊帐,半夜正睡得美,被蚊子咬醒了。于是感慨,希望天下人家里都有蚊帐。

《蚊》
五月中夜息,饥蚊尚营营。
……

愿为天下幮,一使夜景清。

“幮”,就是类似橱柜形状的帐子。

其实就算蚊子咬不到,声音嗡嗡在耳边也影响睡觉。韦庄:

《不寐》
不寐天将晓,
心劳转似灰。
蚊吟频到耳,
鼠斗竞缘台。

当时还没有蚊香,驱赶蚊子的方法是用扇子。项斯:

《遥装夜》
蚊蚋已生团扇急,
衣裳未了剪刀忙。

到了秋天,还有蚊子侵袭孟郊。

《西斋养病夜怀多感因呈上从叔子云》
远客夜衣薄,厌眠待鸡鸣。
一床空月色,四壁秋蛩声。
……

蚊蚋亦有时,羽毛各有成。

但孟郊的失眠,恐怕不全是因为蚊子,主要还是因为发愁。人越在失意的时候,越容易被蚊子咬。前文说过,白居易有一阵住的地方夏天都没蚊子,但他失意落魄的时候,蚊子照样咬他。

《臼口阻风十日》
世上方为失途客,
江头又作阻风人。
鱼虾遇雨腥盈鼻,
蚊蚋和烟痒满身。

有同样经验的人还有元稹。元稹被贬之前,住的地方条件还不错,有纱窗,蚊子都被挡在外边了。

《落月》
蚊声霭窗户,
萤火绕屋梁。

但被贬南方之后就不行了,晚上坐在门口凉快凉快,活动一下胳膊腿儿,顺便还打算想想风月之事,结果先被蚊子饱饱咬了一顿。

《苦雨》
夜来稍清晏,
放体阶前呼。
未饱风月思,
已为蚊蚋图。

在元稹下放到四川达州前,白居易就提醒过他当地环境很恶劣,

《得微之到官后书备知通州之事怅然有感因成四章》
虫蛇白昼拦官道,
蚊蚋黄昏扑郡楼。
何罪遣君居此地,
天高无处问来由。

等元稹到了四川,发现白居易说的是真的,就寄诗向白居易哭诉,

《和乐天过秘阁书省旧厅》
司马见诗心最苦,
满身蚊蚋哭烟埃。

元稹给白居易的寄诗里有很多都在抱怨蚊子。

《闲二首》
艇子收鱼市,
鸦儿噪荻丛。
不堪堤上立,
满眼是蚊虫。

《酬乐天东南行诗一百韵》
索绠飘蚊蚋,
蓬麻甃舳舻。

元稹和白居易是好基友,白居易有天夜里在江楼逛,吟了元稹的诗,元稹知道后非常开心,回头就写了三十韵的长诗。全诗荡气回肠,写到最后,说做梦老梦见白居易,醒来顾影自怜,最后补了一句,这里蚊子实在太多了。

《酬乐天江楼夜吟稹诗,因成三十韵》
暗魄多相梦,
衰容每自怜。
卒章还恸哭,
蚊蚋溢山川。

元稹气质忧郁,身体羸弱,在四川生活得很不开心。

《景申秋八首》
蚊幌雨来卷,烛蛾灯上稀。
啼儿冷秋簟,思妇问寒衣。
帘断萤火入,窗明蝙蝠飞。
良辰日夜去,渐与壮心违。

孟郊和元稹,是被蚊子咬得最苦逼的诗人。当然,也有一种可能性,就是别人也招蚊子,但没有他俩爱嚷嚷。比如,张说和刘禹锡,同样被贬南方,但都不像元稹那样抱怨。张说很牛逼,他不仅是诗人,还是政治家、军事家,策论天下第一,当过兵部侍郎,前后三次为相,执文坛牛耳三十年,号称“燕许大手笔”。大手笔的人气魄大,脾气也大。张说不肯党附太平公主,被一贬再贬,贬至岳州刺史。岳州的蚊子又比较凶猛,但张说根本就不嚷嚷,直接用巴掌扇死,扇到最后,衣服上全是蚊子血。

《岳州作》
器留鱼鳖腥,
衣点蚊虻血。

刘禹锡也是豪放派。他和元稹一样,被贬到巴蜀,在南方前后共滞留了二十三年。但回到北方,只消听一首歌,就完全治愈了。生性豪放的诗人是不怕蚊子咬的,刘禹锡专门写过一首诗骂蚊子。他愤怒地说,我堂堂七尺汉子,你蚊子才屁大一点儿,只不过仗着蚊多势众,才敢咬我。我就让你们咬,看秋天来了,你们还不被鸟给吃了。

《聚蚊谣》
我躯七尺尔如芒,我孤尔众能我伤。
天生有时不可遏,为尔设幄潜匡床。
清商一来秋日晓,羞尔微形饲丹鸟。

我深深地为刘禹锡的科学知识水平感到悲哀——他竟然以为秋天没有蚊子,是因为蚊子被鸟吃了。让刘禹锡很失望的是,到了秋天,他发现还是有蚊子,看来蚊子没有被鸟吃掉。这时,鸟在刘禹锡心目中的形象也毁了。“丹鸟”也变成了“妖鸟”。

《秋萤引》
撮蚊妖鸟亦夜起,
翅如车轮而已矣。

罗隐的科学知识水平也同样堪忧,难怪他一辈子考不中进士。罗隐的落第次数恐怕在唐人中要排第一。他认为蚊子会吃人的肌肉。

《蟋蟀诗》
蚊蚋有毒,
食人肌肉。
苍蝇多端,
黑白偷安。

相比之下,韩愈就多一些常识了。韩愈也是豪放派,也被贬南方,却不怕被蚊子咬。他认为秋天没有蚊子,是因为凉风把它们吹跑了。这虽然仍不够科学,但比刘禹锡的见识强多了。

《杂诗四首》
朝蝇不须驱,暮蚊不可拍。
蝇蚊满八区,可尽与相格。
得时能几时,与汝恣啖咋。
凉风九月到,扫不见踪迹。

诗里提到蚊子的虽多,但真正给蚊子以地位,用一首长诗来写蚊子的诗人,除了刘禹锡,还有吴融。吴融把蚊子写得更可怕,说它们令人筋断力枯。

《平望蚊子二十六韵》
天下有蚊子,候夜噆人肤。
平望有蚊子,白昼来相屠。
不避风与雨,群飞出菰蒲。
扰扰蔽天黑,雷然随舢舻。
利嘴入人肉,微形红且濡。
振蓬亦不惧,至死贪膏腴。
舟人敢停棹,陆者亦疾趋。
南北百余里,畏之如虎驱。
噫嘻天地间,万物各有殊。
阳者阳为伍,阴者阴为徒。
蚊蚋是阴物,夜从喧墙隅。
如何正曦赫,吞噬当通衢。
人筋为尔断,人力为尔枯。
衣巾秽且甚,盘馔腥有余。
岂是阳德衰,不能使消除。
岂是有主者,此乡宜毒荼。
吾闻蛇能螫,避之则无虞。
吾闻虿有毒,见之可疾驱。
唯是此蚊子,逢人皆病诸。
江南夏景好,水木多萧疏。
此中震泽路,风月弥清虚。
前后几来往,襟怀曾未舒。
朝既蒙襞积,夜仍跧蘧蒢。
虽然好吟啸,其奈难踟蹰。
人生有不便,天意当何如。
谁能假羽翼,直上言红炉?

不过,吴融虽然花了260个字来写蚊子,却不及杨鸾的28个字有趣,琅琅上口:

《即事》
白日苍蝇满饭盘,
夜间蚊子又成团。
每到更深人静后,
定来头上咬杨鸾。

作者 /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  王路  公众号:i_wanglu,新书《唧唧复唧唧》

图 / 速写本子、小矛

0 +1